当前位置:知音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

凤西余慧小说在线阅读|若似无情却有情

凤西余慧小说在线阅读|若似无情却有情

作者:

类型:言情小说

大小:9MB

时间:2019-01-05 19:08

内容概述:帝王这个地位就不允许他是一个太重情义的人...女人没了再找,可是有些东西失去了想要再找回太难?真的是这样的吗?他竟然真的就此放弃了那个女人?《若似无情却有情》...

帝王这个地位就不允许他是一个太重情义的人...女人没了再找,可是有些东西失去了想要再找回太难?真的是这样的吗?他竟然真的就此放弃了那个女人?《若似无情却有情》

第一章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今灵慧皇后毒杀皇子,罪大恶极,朕念当初沙场之情,罪行减半,打入冷宫,无召不得踏出半步!”太监宣旨尖细的声音穿破耳膜,回音在这宏伟的深宫大庭久久回荡。

一个身穿华丽大红色喜服的女子趴在读旨太监的脚下泣不成声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凭什么不相信我,那孩子不是我杀的,跟我没关系!”余慧至今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以那个男人的智慧,不难看出这是栽赃陷害的,他只是不愿意救她这个无用又无能的人罢了。

太监尖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,“余皇后,自己随杂家来吧!”

冷宫,自凤西登基以来,从未进过一个妃子,皇后追随他夺下这江山,得他赞赏,立后甚至赐以灵慧封号,最后也是第一人住入这冷宫。

要怪就怪她的家族野心太过大,在朝堂之上施压,太子之位一定要她余慧的儿子,这是凤西所不能接受的,他尊重她,但他不能容忍被控制,因为男权时代怎会甘心让一个女人骑在自己的头上?既然她心机城府不如别人,那就怪不得他顺势而为了。

凤西从来都是一个冷心冷肺的人。

冷宫里。

余慧躺在那硬如磐石的木床上,双目空洞的看着蜘蛛飞虫在上空环梁缭绕。

自己失去了价值,她也知道家族一直想控制凤西,她已经尽力在劝说自己的父亲了,为什么凤西不给她一点时间。

已是入秋之季,一到晚上,荒无人烟的冷宫更是凉入骨髓。

突然,外面院子的门被轻声的打开了,有一点三脚猫功夫的余慧不可能会忽略这个声响的。

这么晚了会是谁?送饭的早就把饭丢在院子的石桌上了。

余慧难过归难过,还是不想自己有什么意外的。

蹑手蹑脚走到门前,将窗户戳个洞往外看去。

院子外的石桌上有一碗饭菜。

门被关上了,等等,有一张被子?

余慧看了看四周,没有人在,会是谁这么好心冒着触怒凤西的危险给自己送张被子?

尽管疑惑,但是毫无警惕心,单纯善良的余慧还是走了出去将被子抱回了床上。

门外缝隙里那双眼睛的主人,悄悄勾起了嘴角。

余慧打开被子,料子是挺不错的,难道是…凤西?他终究是舍不得自己受苦的吧,说不定过几日,他就接我回去了呢?

这么一想,余慧有些开心的拨了拨床上的稻草,打开被子,盖在了身上。

鼻尖闻着一股香味缓缓的进入了梦乡…

梦里,她看到自己的父亲哥哥和群臣在上朝,而他们的一些狗腿却是对凤西施压:“皇上,虽然臣也支持您广纳后宫,但是毕竟我国历来推崇辈分阶级分明,皇长子怎么也要是皇后所生,不然这不是助长宠妾灭妻的气焰?”

凤西没有出声,但是跟他这么多年,从他阴沉的脸色上不难看出,他很不悦。

余慧想冲出去对父亲和哥哥还有群臣说没关系的,她一点也不在意是不是皇长子,只要是他的,第几个都没关系,立不立太子,也,没关系。

但是当她冲到太极殿上大喊大叫时,所有人都想看不到她一样,伸手去拉凤西,却是穿过了他的手臂。

她突然想起这好像是个梦,急忙想挣扎醒来,但却醒不来,反而走进了一道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白光里…

她不知道的是,碧落香已经让她魂落黄泉。

梦里,她来到了一个陌生奇怪的地方,看到了一个女子浑身是血的躺在一个水池里,她好歹也是上过战场的女子,颤抖着手将水池里的女子拖了出来,伸手探了探鼻息,已经死了,体温还在,看来还没死多久。

撩开她的头发那一刻,余慧惊呆了,这女子分明就是自己!看了这周围的环境,自己这是在哪,这个死掉的女人,身上的穿着打扮也和自己不一样。

于慧,今年26岁,一个从事非法暴力的女人,被自己的亲妹妹下药杀死在浴缸里。

她的魂魄看着自己的妹妹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,可能是害怕了吧。

要怪就怪她爱上了自己的姐夫,冯希,不惜杀死照顾她,宠爱她的姐姐。

于慧从16岁起,就在赌场里混,跟着一个老女人学习各种歪门邪道,最拿手的还是那一手隐匿的暗杀术,让所有对她恨之入骨的人无从下手。

她偷盗博物馆,她承接各种暗杀组织头脑单子,情报单子,只要是给的钱够,没有她不接的活儿。

这一天,夜黑风高的晚上,她将一起偷盗任务提前做完,兴冲冲的赶回家陪妹妹,却是让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。

房门前一双熟悉的男鞋,让她心里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。

忽然她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了喘息声和低吟声…她是个成年人,她也用美人计杀过人,这声音是什么意思,她心里清清楚楚。

颤抖着苍白的手握住了门把,虽然心里已经猜测到了什么,但是她也要亲眼看到才甘心!

“嘎!”于慧一下直接打开了门,只见床上的那两条光溜溜的躯体吓得一下子抱在了一起盖上了棉被,齐齐震惊的看向她。

先回过神的是于慧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,冯希。

他看到是于慧,竟是松了一口气,毫不尴尬的坐了起来:“于慧,既然你看到了,我也明说了吧,我家里是比较喜欢你妹妹的,她很符合我家里人的要求,能上厅堂下厨房。”

那是觉得自己不能上厅堂下厨房?真是好笑,她出去工作,妹妹在家做家务,不代表她于慧不会干啊!这个理由可真是蹩脚。

如果说一开始很慌,很难受,现在看到这样,竟还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,幸好没有托付终身。

看到于慧还是没出声,以为是她伤心过度,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,好歹也是于玲珑的姐姐,以后还是一家人,要不…

不知怎么的,一个想法计上心头:“如果你能收敛一点你的脾性,安心在家做全职太太的话,我可以劝劝我爸妈,连你一起娶了…”

第二章

一旁刚才还受到惊吓的于玲珑听到冯希这话,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恼怒,但还是委委屈屈的说道:“姐,你别怪姐夫,他只是一时…我,我以后再也不见姐夫了,姐你别赶我走…”

从开门到现在还没说过一句话的于慧轻轻勾起了嘴角:“冯希,我希望你好好对我妹妹,你家呢,我是高攀不起了,再说我也养得活我自己,房子我能买,车子也可以,不用冯少操心。”

紧了紧放在背后的手,指甲陷进手心却丝毫不觉疼痛,接着将目光转到了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妹妹身上:“玲珑,你好自为之,这套房子,明天转到你名下,算姐姐送你的嫁妆。”

于玲珑复杂的眼神看着于慧,但最后还是自私战胜一切:“姐…”

冯希看于慧如此冷静,不由得皱起眉头,他知道这个女人有本事,但是她如此大度却是第一次见,以前他多看一眼别的女人她都虎视眈眈,难道这次因为对象是她疼爱的妹妹就…

余光瞄了一眼身旁这个儒雅安静温顺的女人,冯希第一次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东西。

空气尴尬的沉静,于慧重重的呼出一口气:“祝你们幸福,以后我工作也会很忙,没事就不用找我了,婚礼再通知我吧,我会去的。”

说完就直接转身走了出去,顺带把门给他们关上。

从门口到楼下的长椅,于慧觉得很长,走得很沉重,心也在撕裂,分不清是因为亲情的背叛还是爱情的背叛。

一直在长椅上坐到天亮,看到冯希的车开走了,她才再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那个扎心的地方。

看着那紧闭的房门,于慧叹了口气,她一直都知道妹妹对自己有敌意,只因为她也知道自己和她并不是亲生的,而自己每次把钱给她的时候她眼里那种自卑和好胜,瞒不过于慧。

走进厕所,放热水洗澡,于慧泡着热水的那一刻,竟没觉得很难过就算,甚至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,可能是再也不担心妹妹自闭症嫁不出去了吧,她总算给死去的继母一个交代了,认下且照顾了这么久她这个死了亲娘的私生女,也算是报答了。

冯希这个人就算不怎么样,好歹也有个家世能让妹妹一生荣华,自己也能放心的挣钱照顾福利院里那一群小天使了…

想着想着,仰头靠在浴缸里睡着的于慧并没有察觉厕所的门偷偷的被推开了来…

于玲珑手里拿着一枚针,那针头在白炽灯的照射下,显得很是冰冷。

浴缸里睡着的于慧一下子就惊醒了,但察觉到是于玲珑,所以并没有睁开眼睛,只是下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下,她想看看她的妹妹想怎么样。

“姐,这是最后一次叫你姐了,对不起了我想要他的心,只有你死了,他才会真正不把目光放在你身上…”于玲珑很小声的自喃,但是于慧敏觉的听力怎么会听不到,她竟然想杀了自己。

只是她想不明白,为什么会说冯希的目光放在她身上?他今天可是毫无波澜呢,这傻妹妹别是被骗了吧?

这么一想,刚想睁开眼睛起来劝诫一下,忽然手臂上一痛,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,脑袋就失去了意识。

书丛暗杀道这么多年的人,只因一时心软,栽在了自己拿心供的妹妹手上,于慧说不出自己是悲哀还是更多的活该。

黑暗里,于慧正在四处摸索,忽然感觉哪里一疼。

“谁!”疼得她一跳。

这一跳,就把她床边的太医都给吓了一跳,尤其是那个掐她人中的太医。

回过神的于慧发现有三个老男人围着自己。

下意识就把身上的被子朝他们丢了过去,一把盖住了这三个老头子。

那三个老头一愣,一边挣扎被子一边喊:“醒了醒了!皇后娘娘醒了!”

于慧冷着脸看跌坐在地上的三个老头子,打量起这陌生的环境,古香古色的,自己这是穿越了?

疑惑间,门被推开了来,走进一个精致漂亮的古装女人,她看着自己的眼睛闪了一下,这个女人,想干嘛?

“姐姐,你醒了,可担心死我了,要是你还不醒,我这云生殿怕是不得安宁了…”

看着这青色古装的女子,于慧的脑袋突然一阵胀痛,一大波记忆从脑海深处涌出…

自己来到了一个架空朝代,被于玲珑害死之后,魂魄上了这个可怜皇后的身上,看来这个皇后也是死了,自己才有机可乘。

眼前说话的这个女人,是那个皇帝的嫔妃之一,杨倩芸,只是一个采女罢了,而自己,可是个皇后,她进来,连个身都没福一下,难道被打入冷宫就不是皇后了吗?别忘了,那个狗皇帝可是还没废后!

杨倩芸看着只着亵衣亵裤在床上盯着自己的于慧,又看了看地上的棉被和太医,脸不自觉的有些笑意,这个女人是疯了吗?这般不知廉耻?

刚想走上前去给这个疯女人一个下马威,谁知她突然就这样下床朝着自己走来,鞋子也不穿,吓得杨倩芸往后倒退了一步: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”

察觉到自己的怂样,又挺了挺腰杆:“余皇后,你现在可是重罪在身,你别罪上加罪啊!”

于慧停在她的跟前,阴鸷的眼神就这样看着她,她还记得我是皇后?

就在杨倩芸以为于慧要对她怎么样的时候,于慧突然转身对着地上的太医说道:“我没事了,你们下去吧。”

地上的太医没动,反而眼神看向了杨倩芸,看到她微微颔首才连滚带爬的离开。

于慧不由得有些不悦,这个女人对自己这般无礼就算了,连太医都欺负自己,看来原身是个很好讲的人啊,不过,她于慧可不会!

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到冷宫去,先把这一切都搞清楚,不然肯定就算出来了也待不久,不过冷宫也确实过得舒服。

“杨采女,既然没什么事了,本宫就回冷宫去了。”说完,于慧就这样赤着脚走了出去。

第三章

杨倩芸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于慧走了出去,直到她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都没反应过来。

因为是采女而已,所以她的宫殿也没什么人,一直到于慧一身白衣白裤光着脚走到了一个精致雅静的宫殿时,才被一些宫人拦了下来。

“皇后娘娘请回云生殿!”

“皇后娘娘别为难奴婢!”

于慧不搭理这些围住打算拦住她的太监婢女,皱着眉头看向宫殿门口的牌匾上:卿佳殿。

这就是被原身毒害流产的张卿儿,张婕妤的宫殿?可真是气派,卿佳殿,卿本佳人?呵!

就在于慧还在愣神期间,忽然一个太监不知怎么的突然朝于慧扑了过去,于慧眼角一提,闪身躲开了,他就扑到了一个宫女身上。

“怎么回事,在婕妤殿门前吵吵闹闹的,不想活了吗?!”一个尖锐的女声让这些七嘴八舌的太监宫女都安静了下来。

于慧抬头看去,说话的是一个鹅蛋脸的宫女,正眯着眼睛走了过来。

来到于慧跟前,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一副才发现自己是皇后的样子,连忙福了福身子:“余皇后您怎么这副样子…,奴婢没认出是您,冲撞了您,罪该万死。”

这宫女,便是张婕妤的贴身宫女,小离,可是张婕妤身边的大红人呢!

本来以为余慧已经是罪人,又不得皇上宠,行不行礼已是没多大关系,偏生这个小离却是一副客气知礼的样子,是欺负她不会为难她?宫女都这么有心机,也难怪原身斗不过这张婕妤了。

于慧面无表情的看着半蹲着的宫女,刚抬脚走了两步,身后还没得起身的小离就转身说:“皇后娘娘怎还是这般刻薄?”

背对着她的于慧,隐晦的勾起了嘴角,小姑娘就是小姑娘,这样就沉不住气了。

就在宫女太监都在看着于慧被羞辱的时候,没人注意到,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一切。

但是惊到众人的是,于慧突然措不及防的转身对着小离就是一个耳光。

没反应过来的小离一下被打蒙了,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于慧,以前于慧就算再过分,都没像今天这样会动手打人。

于慧转了转手腕,不动声色的问:“我怎么刻薄了?是像这样教训一个奴婢吗?”

“皇后娘娘…奴婢…奴婢只是…”

还一脸委屈?看来张婕妤把她宠得都忘了自己是个奴婢了。

突然于慧一把掐上她的脖子说:“只是什么?只是想羞辱我?想让我死?就算我死我也是皇后,你也只是个奴婢!”既然都觉得她疯了,那就疯给你们看,看到时候谁还敢惹自己。

小离一边扒拉着于慧的手一边艰难的说着:“放手…放、放开…我…”

于慧无动于衷的继续掐着,她只是让她恐惧,若是想杀她,还想挣扎?

身旁的宫女太监个个一副想救小离于危难的样子,但是又唯恐于慧对自己发难,毕竟在他们眼里,于慧已经得了失心疯。

“皇上驾到!”这次是太监的声音在于慧身后传来。

于慧皱了皱眉头,手里挣扎的小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,两眼放光。

哼!狗皇帝来了!

像丢小鸡一样一把丢开了那个宫女,转身看向那来到跟前的大阵仗。

身后的太监宫女都跪下行礼,只有于慧直直的站在那里和凤西对视。

太监连忙怒斥于慧:“大胆余皇后!”

于慧没搭理他,把视线一撇,抬脚就要直接离开。

凤西没出声,只是静静的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,她疯了?

目光投向了她赤着的两个脚上,精致白皙,再看向身上的亵衣亵裤,还有那散乱的头发,皱了皱眉头:“是谁让皇后娘娘跑出来的,还在这里喧闹,张婕妤刚小产,谁担这个责任?”语气很是平静,虽然处处都在维护这个张婕妤,但是于慧没听出一点温柔和宠溺,这不是一个爱人该有的样子。

那些愣着的宫女太监一听皇帝发话了,就赶忙上前去抓于慧。

但是于慧是什么人,说给你制裁就给你制裁的吗?疯子就要有疯子的样子!

然后,本来冷眼对着凤西的女人,突然龇牙咧嘴的一笑,那白蹭蹭的牙口,把凤西的眼睛刺了一下。

从没见如此失态的皇后,一向高冷波澜不惊的凤西,惊得心里莫名咯噔一下,真疯了?

眼看着就要被太监宫女抓住的于慧,突然身体灵敏巧妙的躲过了几双魔爪,凤西这才知道,这个女人装疯。

她什么时候这么聪敏了。

就在凤西出神一会儿的时间,于慧突然甩开那宫女太监,直奔凤西跟前。

凤西身边的太监惊得连忙喊到:“快护驾!护驾!余皇后疯了!”

但是,被于慧盯上的人,岂有逃脱之理?电光火石之间,于慧的手就朝着凤西的胸膛前伸了过去,像是要给一掌凤西的样子。

凤西眉头一拧,身子一偏,躲过了魔掌。

以前她的武功,也就勉强打得过两个没武功的太监,如今却是要打到他,冷宫真的让人变化这么大?

没等凤西想明白,本是要打在他胸前的魔掌,被他躲过后,本以为没事了,谁知道…

“啪!”一个清脆的耳光声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被各路嫔妃偷偷摸摸派来看戏的心腹。

于慧一巴掌打在了凤西的脸上,力道不大不小,刚好能留下了红印。

头被打得偏过一边的凤西面无表情,没人看得出他在想什么。

而始作俑者开心的笑了出来:“打到王八了,今天喝王八汤咯!”

是的没错,她于慧就是故意的,他欠原身的,她一定会一点点替原身拿回来,就当是占用了身体的酬劳。

“大胆余皇后胆敢袭君!”这老太监最先缓过神,气得指着于慧一顿跳脚,而其他人则默默低头当做什么也没看到,生怕皇帝一怒之下殃及池鱼。

凤西刚登基那会儿,有个大臣暗讽他昏庸无道,被他抓住把柄治死了,如今这余皇后怕是罪上加罪了。

第四章

老太监看余皇后一副不知悔改疯癫的样子,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:“把余皇后送回冷宫!”

侍卫走了过来,凤西却是抬起了手,示意侍卫退下。

他缓缓走到于慧旁边,于慧眯着眼睛没动。

“皇后,你要是真疯了,我就把你父兄全杀了。”

这男人,果然毒辣,一下就看穿别人的软肋,狠狠捏住。

于慧脸部轻微狰狞了一下,突然转头挥舞起双手,一边挥舞一边走:“走咯!回冷宫睡觉觉咯!”

身后一群太监见状,连忙跟上这个疯皇后,簇着她往冷宫方向,也不敢靠近,毕竟连皇帝都敢打,何况他们这些太监。

一路上,于慧都在使劲记住这些路,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这个牢笼的。

凤西背对着离去的于慧,杵在原地久久不动,直到张卿儿从卿佳殿出来。

看到在原地陷入沉思的凤西,她心下不由得一紧,终究还是舍不得?虽是不悦,但她还是没表现出来,她知道凤西不喜欢不懂事的女人。

“皇上,臣妾叫人做了莲花糕,你陪臣妾一起吃吧?”张卿儿婉转动听的声音在凤西耳边响起,一下打断了凤西的思绪。

他眼睛看向张卿儿:“卿儿你怎么出来了,你刚小产,怎么不在床上好好休息,你们怎么服侍婕妤的?”说着,责备的眼神投射在两个宫女身上,吓得两个宫女连忙跪下叫饶命。

张卿儿柔弱无骨的素手抚上了凤西的胸膛上,眼睫毛眨了眨:“皇上,听到殿外您的声音,是臣妾自己硬要出来的,不关她们的事。”

听到张卿儿求情,凤西刚才被于慧打了一巴掌臭了的脸,一下子就扯出了一抹笑意。

伸出手轻轻的抚上张卿儿圆嫩的脸蛋上,目光深长悠远,仿佛透过她在看什么人。

张卿儿却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个问题,因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那个人到底是谁?肯定不是余皇后,自己长得跟余皇后就是两种风格。

回到冷宫的于慧皱着眉头看着这蜘蛛网的房梁,布满灰尘的桌子,这对原身也太过分了吧!

站了一会儿,忽然鼻尖传来一缕香味,如果她没闻错的话,是碧落香,如今这碧落香竟然堪比现代的纯正,看来,为了杀死原身,凶手也是下了血本。

于慧眯着眼睛看向了被子,查到这个罪魁祸首,她肯定不会放过的。

“门外的,给我送个扫把进来!”于慧跑到院子门口,透过缝隙对守在外面的一个太监不客气的喊道。

门外的太监撇了一眼门,转过脸,无动于衷的继续站着。

哎哟?让给个扫把都不给,当我于慧好欺负?好歹皇后的招牌还挂着呢!一怒之下,于慧对着那门就是狠狠的一脚。

“嘭!”的一声,吓得刚才无动于衷的太监跳了起来,终于忍不住的骂到:“余皇后!你不要太过分了!外交的使臣来了,没人得空来这里送扫把给你!”

于慧沉着脸看着那门,这外交使臣,早不来晚不来的,在她要用扫把就来了,冥冥之中就要针对自己?我呸!

捋起袖子正准备自己干,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清脆温柔的女声:“把门打开,我有话跟皇后娘娘说,顺便,送点东西。”

再次转身看向门口,只见那门随着枷锁落锁的声音,被打开了,走进一个身穿粉霞裳的高挑女人。

以于慧目测,这女人有一米七三,比自己高了五公分,皮肤白皙,以于慧的说法,面容透着一股嘎嘣脆的清爽感,脸上的妆搭起她的发饰和衣款,显得生机活力,却不失体雅。

她身后跟着一个宫女,在于慧看来,长得也是那么的好看。

看看自己这干巴的18岁身材,比现代的自己还不如…

粉衣女子说话了:“皇后娘娘,您在这…还好吧?我给您送了一些吃的来。”说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宫女,示意她拿出来。

宫女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油纸抱住的东西,于慧闻到了香味,这才感觉自己真的很饿了。

于慧也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拿在手里:“你想要什么,我这人穷得很,没什么给你。”

听到于慧这么说,粉衣女子轻笑一声:“皇后娘娘可能没见过我吧?也是了,我一个小小的才人,同在和婕妤封号的时候皇后娘娘可在婕妤那。”

于慧静静的听她说下去,因为原身的记忆里,确实是没见过这个女人。

姚瑶轻轻的扶住自己的袖子,掩嘴轻咳一声:“你记住欠我一个人情便好。”

于慧已经打开着那油纸吃着那香甜不腻的糯米糕,闻言,手也只是顿了一下,随即点点头。

姚瑶是吗?她于慧会还她这个人情的,等自己离开了这个深宫大院,她要什么都可以。

看她还在看自己吃东西,于慧便又开口问:“能帮我去拿个扫把来吗?”虽然是请求,但是说得一点也不客气。

宫女看了一眼姚瑶,她同意了才去。

“我会经常过来的。”说完就带着刚把扫把放地上的宫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经常过来?为什么要经常过来?巴结一个没用了的皇后,有什么好处?反正于慧没想明白。

拿起扫把开始打扫起这破宫殿。

一直到了晚上,才把自己需要的地盘和东西弄干净,门外已经送饭来了。

躺在床上累趴的于慧刚想起来,突然一个微微侧头看向偏房:“谁?!出来!”

回应她的是一阵微风,并没有什么人出现。

于慧把手里喝水的破碗对着声音处砸了过去。

本应撞碎的碗却是稳稳的被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拿住了。

这手的主人走了出来,一身白衣飘飘,看向目光犀利的于慧。

“这位姑娘,这么凶残,难怪在这冷宫,凤西可不喜欢这样的。”颜阳笙轻轻把碗放到了桌上,两人双目对视,丝毫不让。

于慧看着这长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年轻男人,一阵腹诽,人长这么好看,怎么说起话来这么让人讨厌呢?

第五章

颜阳笙突然朝着于慧洁白修长的脖颈就抓了过去,幸好于慧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。

把身子一歪,眼疾手快的抓向了那只突如其来的爪子。

冷冷的看着手主人:“这位朋友是什么意思?来到我的地盘还要对我动手动脚?”

颜阳笙呵呵一笑,刚想说什么,就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,想抽回自己被擒住的手,谁知于慧越发用力抓住,使得他只能无奈的看向门外。

于慧刚想再逼问这个人一点关于这宫里的事,没想到房门被推开了。

更让她没想到的是,来人竟然是刚才被她扇了耳光的凤西。

他独自一人来的,并没有任何人跟着,是偷偷来的?

这时场面一度十分令颜阳笙尴尬,被自己师弟的妻子抓住手不放,而这一幕在凤西眼里看起来则像于慧正要亲吻颜阳笙的手。

“在冷宫待着都这么不甘寂寞?连朕的师弟都要勾引?饥渴成这样?”凤西一脸嘲讽的看着于慧,他眼里只有冰冷,并不是因为什么吃醋,怕是都觉得她玷污了颜阳笙吧。

于慧冷冷一哼,把颜阳笙的手狠狠一甩:“这个男人偷偷摸摸躲在我这破地方,还对我动手动脚,皇上怎么这么不分青红皂白颠倒黑白?还是一向如此习惯了?”

颜阳笙看着两人就要爆炸,好歹听说这个女人十二岁就跟着凤西东奔西走了,也是不容易,连忙打圆场:“那个…我就是觉得从后面墙进宫比较快,没想到进来了这里,发现了她…”

凤西没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:“师兄,我们走吧,这里,太脏。”说完就轻飘飘的转身走了,仿佛好像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颜阳笙看着凤西的背影,张了张嘴吧:“…”

于慧一个打滚,双手枕在后脑勺就呈大字躺在了床上,清脆如莺的声音闭着眼睛从嘴里吐出:“麻烦帮带下门,好走不送。”

这女子怎么这样?当初见她之时虽有些鲁莽,可还是有点礼仪风范,如今是越做皇后越回去了?颜阳笙摇摇头跟着离开了。

听着关上门的声音,于慧闭着的眼睛“倏”的一下就睁开了。

一个打滚又爬了起来准备一些事,她决定在晚上的时候,把这皇宫都踩踩点,出去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了。

夜幕慢慢降临,皇宫中心处歌舞升平,好不热闹,而偏远的一处地方却是有不安分子蠢蠢欲动,这不安分子就是于慧了。

头上的所有饰品都被她被摘了下来,简单的绑了个马尾,弄来一身粗麻深色布衣开始了冒险,不得不说,她心里居然觉得有点刺激,看看古代皇宫的深严能不能比得过现代的博物馆!

悄声无息的打开房门走到了院子门口,从门缝里看到,门口的太监靠在墙边打着盹,于慧放心的走到了墙边,两个跳跃,就到了墙头上。

虽然才晚上七八点左右,可能是冷宫太过偏远冷清的原因,连带着夜风都有些大。

于慧坐在墙头眺望那载歌载舞的金銮殿门口,灯火辉煌啊真是…

看了看门口睡着的小太监,一个纵身跳出了墙外,消失在了黑夜里。

兜兜转转好几圈,竟然都是通往一些偏殿的地方,不得不说,这皇帝老婆真多!

跺跺脚刚想离开,忽然听到一阵很整齐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,于慧连忙扑进了一个花圃里头。

“哒哒哒哒…”整齐的脚步声从于慧身边路过,渐行渐远,她才敢偷偷探个头出来瞄瞄。

原来是巡逻的侍卫,重重的松了口气刚想走开,一个温润的男声叫住了刚踏出花圃的于慧。

“那个人!你也是来参加宫宴的吗?”说着,后面的人还朝着于慧小跑过来。

于慧只得回头应付:“是是是,我只是出来透透气。”

黑夜里,于慧不怎么看得清这男孩子的样子,高了于慧一个头,但是听声音,年龄应该比自己小点儿,两个眼睛在黑夜里很是亮呈。

听到于慧这么回答,这男孩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,兴奋的想说什么,但是却突然听到他说:“你是哪家的千金,怎,怎打扮如此落魄…”说着似乎不好意思了一样,声音越来越小。

于慧挑眉,哟,这还是个纯情小少年呢!这都看不出来吗?谁会穿这衣服参加宫宴啊,呆瓜!

决定骗骗这个呆瓜。于慧一副不相信的样子:“那你是谁家的公子,我只是一个新进宫的下人,我迷路了而已。”

果然,这呆瓜就挺了挺腰杆说:“我是丞相府的小公子,你迷路了…你这是要去哪?”

嗯?可以利用这呆瓜带我去金銮殿啊,偷点吃的和用的东西才行。

“我要去金銮殿打扫。”于慧说得理直气壮。

呆瓜点点头,“那你跟我来吧!”

一路上,于慧都低着头做一副下人的样子,就这呆瓜跟个话痨一样。

前面就是那热闹的地方了,她得想个办法躲开这个话痨才行了,不然被认出来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前面就是了,对了,还没问你叫什么。”

正在低着头想怎么离开的于慧听到这个一愣,她要不要告诉他真名?算了吧,不要吧,万一他知道皇后的名讳就穿帮了。

“奴婢叫…叫翠花!”

闻言,丞相小公子一愣,看来是乡下进宫的,笑着刚想介绍自己,这个叫翠花的宫女却是直接鞠了个躬说:“公子奴婢还要忙先走了。”也不给他将到嘴的那句我是方月明说出口。

直到于慧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,方月明才将一脸纯情收敛起来,轻轻勾起邪魅的薄唇,似乎,看来,日子不会无聊了。

甩开那烦人的什劳子丞相公子之后于慧来到了一个小偏房里,不为什么,就因为这偏房里的东西香味吸引她过来的,有酒香。

悄悄的躲进一个桌子底下,看着偏房里的人把门关上,正准备出来偷点,门却被轻轻的推开了,两双脚走了进来,吓得于慧又赶紧缩了回去。

>>>>原文继续阅读<<<<      

本小说连载于“书丛网”,为保护作者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

目录:

知音小说网 | 都市小说 | 豪门总裁 | 言情小说 | 恐怖灵异 | 仙侠玄幻 | 玄幻灵异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373797077@qq.com

浙ICP备1400041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