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知音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

秦云笙凌未然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最新篇章_白居过隙在线阅读

秦云笙凌未然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最新篇章_白居过隙在线阅读

作者:

类型:言情小说

大小:11MB

时间:2019-01-06 20:53

内容概述:《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》小编准备了最新的文章和大家分享!作者“白居过隙”是一篇言情篇,讲述的是秦云笙凌未然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。...

《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》小编准备了最新的文章和大家分享!作者“白居过隙”是一篇言情篇,讲述的是秦云笙凌未然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。

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by白居过隙_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在线阅读

第一章

云笙现在一闭上眼,就会出现车祸外婆被撞飞出去的那一幕。

血泊中,外婆费力的睁大眼睛,缓慢抬起的手就那样擎着,依依不舍的眼神瞧着她,最后,手重重的垂落。

铺天盖地的红瞬间遍布云笙的脑海,她抓着胸口,用尽力气呼吸,可涌遍全身的窒息感还是狠狠的撅住了她,她跪爬着过去抓住外婆的手。

啊!!

想要放声尖叫,有什么梗在胸口不上不下。

“嫁给我。”

三个字,适时的钻进她的耳中。

雨幕中,云笙望着凌未然那张近乎完美又冷漠的脸,彻骨的冷意突然崩塌出一点点的暖意。

轰隆隆的雷声从耳边滚滚而过,伴随着闪电的凌空炸响,云笙如梦方醒。

跪在墓碑前面的云笙像慢动作回放一样望着那个俊逸非凡的男人,哆嗦着张了张嘴,“为什么?”

尽管这个男人,她爱了十几年年,明目张胆的表白就有过无数次,可每一次他都森冷拒绝。

现在,她外婆死了,他却要娶她?

“凌未然,我不需要你同情。”如果只是可怜她,觉得世间再无人爱她。那大可不必。

“秦云笙,同意娶你,是因为我有一个条件。”凌未然语气淡漠。

“什么?”

“撤了对秦蕴的起诉。”

“凌未然,你说什么?”

云笙以为雨太大了,是自己听错了,她狠狠的抹了一把脸,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曾痴恋到骨子里的男人。

可凌未然神色未变,“这就是我的条件。作为补偿,我可以娶你,但是你不可以起诉秦蕴。”

“不,你做梦,我绝不同意!”

脸上的雨水跟眼泪混在一起,云笙眼中透着失望,“凌未然,秦蕴她是一个故意杀人犯,你为了一个杀人犯牺牲了自己的婚姻,算我看错你。”

“这只不过是一场意外。”猛然打断秦云笙,凌未然冷然道:“小蕴的车被人动过手脚,她并不是有意撞上你外婆,事已至此,我愿意替她补偿,今天领证,婚礼两天后补上。”

“做梦!你和她一样都是恶心的杀人犯!我绝不嫁给你,你滚!”

情绪失控的她,扑上去要打凌未然,却被一把推在地上。

秦云笙绝望,抱着外婆的石碑痛哭。

修长的手捏住她的下巴,凌未然强迫她抬起头来。

“秦云笙,我言尽于此,你若不肯,你外婆恐怕连个葬身之地都没有,你要试试么?”

泪顺着雨水扑簌落下,秦云笙垂在两边的手,紧紧的握成拳,指尖嵌入掌心,此刻的她已然感觉不到疼痛,因为有心口有个地方早已疼麻木了。

“我不同意。”秦云笙木然道,就算胳膊拧不过大腿,就算凌未然在燕市只手遮天,强力保护秦蕴。

她也要抗争。

“随你。”索然松手,凌未然忽视心中一瞬的不忍,起身接起电话。

“亲爱的,你在哪儿?不是要给我过生日么。我今天还把爸妈叫来了,想让他们见见女婿呢。”

是秦蕴。

秦蕴娇俏带着埋怨的声音穿透雨幕,一字不落落在秦云笙耳中,令秦云笙悲恸的心油然升起愤怒。

她瞬间做了决定。

“我答应嫁给你!凌未然。”秦云笙大喊,“现在就领证。”

“什么?谁在说话?”电话那头的秦蕴有些慌。

猛地将电话挂断,凌未然掐着秦云笙的脖子愠怒,“你找死。”

“呵,不是要娶我么,我答应你,我要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,我要秦蕴给我做伴娘。如果你做不到,我不会撤诉。”秦云笙眼神倔强,毫不怕死地与凌未然对峙。

第二章

秦云笙喜欢凌未然十个年头,除却律师起草协议的时间,她成为凌太太只用了半个小时。

然而她刚刚领过结婚证的丈夫,出了民政局的大门,迫不及待的去找了小三?

医院里,此刻正在上演其乐融融的生日会。

云笙尾随凌未然来到了医院。

看着刚刚升级为她的丈夫的男人,怀里抱着撞死自己外婆的杀人犯?

眼前突然黑了一下,她用力的锤了锤自己的头,从墓园回来这短短的两个小时,她早已经感觉力不从心,肯定是发烧了。

可现在她还不能就这么晕过去。

“妹妹生日,我这个做姐姐的来晚了。”

门开了,云笙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,径直走向屋子里你那个最耀眼的男人。

上手直接从凌未然身上把秦蕴一把扯开。

“未然,既然是来给妹妹庆生,有什么不好意思对我开口的?”

凌未然漆黑的瞳孔盛满了怒火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你看你这话说的,我自然是来给妹妹庆生的,当然,还有一个好消息要给妹妹以及在座的家人分享一下。”

凌未然狠狠的瞪了云笙一眼,“闭嘴,秦云笙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

“我过分?我过分也没有勾引有妇之夫。”

这句话一语双关,秦蕴妈妈方红冲上来指着云笙,“小贱人,胡说什么呢?就凭你也想着攀高枝?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你配吗?”

“我配不配的不是你说了算,是未然说了算,”说着云笙歪头深情的看着凌未然,“还有,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说,自己的女儿如今给人家做小三,到底谁要攀高枝?”

那带有热度的脑袋慢慢的靠在他的臂上,凌未然脸色骤冷,扯着秦云笙直接将她拖出了病房。

凌未然一把将云笙甩在外面的墙上,云笙后背撞的生疼。

“你闹够了没有?你最好给我摆正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我自认为我摆的很正了,我是你凌未然的妻子。”

凌未然上前一步,伸手捏住了云笙的下颚,“就凭你也配,我说过,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,我许你凌太太这个位置不过是换个保证,你觉得你就可以痴心妄想了吗?”

云笙呵呵冷笑,“我痴心妄想?凌先生,你需要我提醒你一遍吗?就在今天下午的一点三十二分,我秦云笙已经跟你凌未然结为夫妻……”

凌未然垂目望着云笙,他们两个靠的很近,云笙灼热的呼吸似乎就喷洒在他的呼吸范围之内,“夫妻?你可有好好的解读过这个词?”

看着陡然靠近的俊脸,云笙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突然眼睛的余光瞥到病房门口,她嫣然一笑,踮脚圈住凌未然的脖子,“那我现在就行使一下凌太太的特权,吻我,就现在,否则,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签署那份协议,或许,你想看着你最心爱的女人进监狱?”

男人脸色铁青,最终低下头发狠地咬住她的嘴唇。

痛么,远没有心脏疼。

眼梢撇到秦蕴愤恨的目光和攥紧的手心,秦云笙麻木地抽了抽嘴角,她要拉他们所有人一起下地狱!

就在这时,病房里传出一阵尖叫,方红尖细的声音传出,“医生,医生,快来人啊,小蕴晕倒了……”

凌未然一把推开秦云笙,抱起秦蕴送到病床上。

被甩在身后,秦云笙颓然倒了下去。

第三章

云笙再次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躺在了医院里。

她揉揉发胀的额角,跟凌未然对峙的时候,她那时候已经发烧,在强弩之末。

看着那个绝情的男人,往病房跑的背影,她再也支撑不住,一下就没了知觉。

病房的门,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秦蕴眼神中满是对云笙的厌恶和嫉恨,“没想到你秦云笙还挺会耍手段的?”

云笙身上乏得很,淡淡的道:“耍手段我可比不上你。”

“秦云笙,你少做白日梦了,就算你现在是凌太太,又怎么样?未然还不是不爱你,他只爱我一个人,永远都不可能爱你,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一定是恬不知耻的拿我撞死你妈的事来威胁他了,放心吧,一过车祸诉讼期,未然还是会休掉你。”

“不要做梦的人是你才对,不管什么时期多少年,我现在是凌未然唯一的太太,而你呢?无论如何叫嚣,都不过是个可怜的小三,小三再如何标榜自己是真爱,法律道德上永远都洗不净是小三的事实。”

秦蕴双目圆瞪,上前几步,抡圆了臂膀就要教训这个说话不知羞耻的女人。

秦云笙躲闪了一下,秦蕴的之间擦着她脸颊而过。

“你这是恼羞成怒吗?”

云笙拿过自己的包,找出那本红彤彤的结婚证,火上浇油道:“妹妹,别做梦了,这是事实,除非呢?你继续装疯卖傻的再开车撞我一次。”

秦蕴方寸大乱,“秦云笙你血口喷人,都说了只是意外,我怎么会故意去撞人,”说完就上前准备撕扯云笙。

云笙病中无力,哪里是她的对手,还没用怎么用力,秦蕴突然从她身上“弹”了出去,狼狈的跌在地上。

好巧不巧的,凌未然闯了进来。

云笙耳朵里嗡嗡作响,凌未然的绝情质问,秦蕴的委屈哭泣,都仿佛离的她很远很远。

手腕上突然一痛,凌未然将她上半身从病床上提了起来,“你三番两次的无理取闹,现在又出手伤人,跟小蕴道歉。”

她道歉?

云笙疲惫的合了合眼睛,又霍然睁开,“凌未然你是我的丈夫,她又是谁?你让你的妻子跟小三道歉,这是什么道理?你是想刚刚结婚就要婚内出轨吗?那你所有的财产可都是我的了,到时候你一无所有,我倒要看看,你眼前这个小三,还会不会爱你。”

“闭嘴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“未然,你们不要吵了,我今天是来跟姐姐道歉的,你不要把问题,搞的复杂了,那天是我不对,我实在没看到……呃……”秦蕴突然捂住脑袋,身体微晃。

凌未然赶紧放开云笙,小心翼翼视若珍宝的将秦蕴打横抱起来,“怎么样?你身体还未康复,我们回病房。”

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。

云笙则重重的跌回病床上,凌未然,大概爱上你,本身就是个错吧。

一次次的希望过后,都是悲怆的绝望。

现在报仇是她唯一想做的事情,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,从今往后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她拿出包里开着录音的手机,小心翼翼的点了保存。

随后,她拨了一个号码,“喂,简赫,我是云笙,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帮忙,可以见一面吗?”

第四章

云笙从咖啡馆回到公寓,门还没来得及合上,突然就有个人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,下一秒,她被人直接压在了墙上。

“秦云笙,你怎么这么不知检点,前几天还叫嚣着别人是小三,你现在这样算什么?”

云笙的后背被磕的生疼,此时凌未然的眼睛里燃烧着一团火焰,她用力推了两下,没有推动,随之云笙闻到了浓重的酒味。

云笙不由自主的蹙起眉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你自己不知道需要我来提醒你吗?”

云笙手腕被盛怒的凌未然攥的生疼,她用力的挣了几下,于是放弃了,云笙别过脸去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秦云笙,我不管你以前的私生活有多乱多糟,现在你既然嫁给了我,最好不要把以前不三不四的习惯带到我凌家来,我丢不起这人。”

“私生活混乱?不三不四?凌未然你把话说清楚,我怎么了?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“那凌太太去私会野男人这事怎么说?”

云笙脑海中一闪,想到了刚才跟简赫的见面,顿时心就凉了半截,“凌未然,你竟然派人跟踪我?”

“你不做亏心事还怕别人跟踪吗?”

“我做什么亏心事了?我不过就是跟朋友一起喝了个咖啡,我们两个什么事都没有,真正有事的是你和秦蕴,你觉得你们两个在一起就不肮脏吗?我看着也恶心的狠。”

凌未然胸口剧烈起伏,他显然被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女人气到了,云笙从他身上闻到了浓重的酒气,她不想跟一个酒鬼一般见识,准备委身从他臂弯底下钻出去,却被凌未然一把拉住。

醉酒的男人狠狠的卡住她的下巴,强迫云笙看着自己,“恶心?那好,凌太太,我看你现在还不太懂,怎么做好一个太太的角色?我现在就让你行使一下作为凌太太的义务。”

说完打横就把云笙抱在了怀里,云笙这才害怕起来,在他怀里大力的挣扎,“凌未然,你喝醉了,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?你放开我?”

“放开你,让你给我戴绿帽子吗?秦云笙,我真是小瞧了你了。”

“你和秦蕴不清不楚的才真叫不要脸,凌未然你不要搞错了对象,做错事的事你,你凭什么惩罚我?。”

“凭什么??就你也有资格问为什么?”

怒火和心中莫名的百爪挠心交织在一起,身上像是有火在烧一样,凌未然将人压制在床上,捏着她的下巴语气轻谩,“你怕是还不懂凌太太这三个字的含义……”

“唔——”

第五章

翌日。

周身裹挟了凉意,云笙一个激灵,睁开了眼睛。

她这一动,把身边的男人吵醒了。

云笙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蜷缩着往后退,凌未然于心不忍,“昨晚,我……”

“凌未然,你就是个混蛋,”云笙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却倔强的不肯流下。

凌未然随即冷下一张脸,“秦云笙,我不过是想要警告你,做任何事情都不要逾矩!”

凌未然一掀被子,准备下床,床单上的嫣红,突然就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跟随着他的目光,云笙也看到了那片痕迹,慌忙的用被子去遮盖,她幻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全心全意的把自己交给所爱之人,可这个男人呢?

为了秦蕴娶了她,即使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,还下意识的喊秦蕴的名字?

她觉得自己仿佛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,把最后的一点点尊严,一起扇了个干净。

凌未然洗了澡离开公寓之后,云笙在床上坐了很久,这才想起来,昨晚的时候,凌未然没有带……她慢吞吞的起身,扯着床上的床单下了床,一阵疼痛席卷全身,让她险些跌倒。

卫生间里她用力的搓着自己的身体,搓着床单上的那片痕迹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。

换好了衣服,她裹着一件外套准备出门。

却被前来找她的简赫堵在了电梯口。

简赫拿着手机上的新闻质问云笙,“新闻上说,你要嫁给凌未然是真的吗?”

云笙木然的点了点头。

简赫声调陡然拔高,“云笙,你说,是不是凌未然威胁你的?”

这是相互威胁,她也威胁了凌未然,在这场交易的婚姻中,她是一半的受益者,但这个理由,她不愿让简赫知道。

“没有,我只是想要报复秦蕴。”

“报复秦蕴的方法有很多种,我们可以搜集证据,找最好的律师,告她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“简赫,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,我有事要马上出去,”说着急忙去按电梯按钮。

简赫一把扯住了云笙的衣服,想要质问的话还没出口,就被她脖颈上淤青吸引了目光。

“你还说,他不是威胁,你脖子上的伤怎么来的?”

云笙咬紧下唇不作声,她要说什么?说挣扎的时候被凌未然伤的吗?

“云笙,你不能为了复仇这样作践自己,我会帮着你找出真相,然后复仇之后我可以带你走,我们可以去国外生活,远离这里的人和事,只有我们两个……”

电梯这个时候叮的一声开了。

凌未然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你是什么东西?敢动我的女人?”

云笙心下一阵慌乱,她怕凌未然发起疯来伤害到简赫,从后面推了简赫一把,把人推进电梯。

“简赫,你先走。”

云笙看向简赫的眼神有请求,有无奈,电梯门在眼前缓缓的合上。

一转身,凌未然就卡住的纤细的脖颈,“秦云笙,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?我刚走,你就叫了别的男人来?你还真是不知道死活怎么写是吗?”

昨晚的事,他心知有些伤到她了,本来想回来看看她,没想到他看到的就是她与昨日照片里的男人打情骂俏,拉拉扯扯。难道是他的惩罚还不够力度?!

他用力的扯着她的手腕,将她扔进了房间。

“你这种女人果然不知检点,婚礼之前,你休想离开这个房间。”

随后,凌未然从外面将门反锁了。

“凌未然,你放我出去。”

“放你出来给我带绿帽子吗?你最好本本分分的遵守协议,半月之后,婚礼结束你马上签署终生不起诉的协议,到时候我们两个就两清了。”

“凌未然,你现在不放我出去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

“放了你我才会后悔,在这之前,你休想再败坏我的名声,贱人!”

话落,凌未然致电秘书,“小陈帮我调查一个人。”

“凌未然你要做什么!你不要动他。”贴着门听到凌未然的话,云笙的心紧紧揪在一起,砰砰敲门哀求。

“要我放过他可以,不要再试图激怒我,婚礼之前你哪里都不许去!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>>>>原文继续阅读<<<<      

(本小说连载于“原创书殿”,为保护作者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)

目录:

知音小说网 | 都市小说 | 豪门总裁 | 言情小说 | 恐怖灵异 | 仙侠玄幻 | 玄幻灵异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373797077@qq.com

浙ICP备1400041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