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知音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

张燕燕罗一丁by刘零露_修文物附赠穿越大礼包

张燕燕罗一丁by刘零露_修文物附赠穿越大礼包

作者:刘零露

类型:恐怖灵异

大小:101.3万字

时间:2019-01-23 10:58

内容概述: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,《修文物附赠穿越大礼包》小说的作者是刘零露。看到文保院大门时,张燕燕心说她这辈子真就算栽在这个鬼地方了。...

1文保院遇鬼

看到文保院大门时,张燕燕心说她这辈子真就算栽在这个鬼地方了。

“走啊!愣着干啥!都七点二十了!”师父往前走了两步才发现在身后蹭着小碎步的燕燕,“怎么着,上班第三天还想迟到啊?”

不是八点半才上班吗……燕燕把手缩进袖子,秋风却从领口钻进大衣里,激得她一个寒颤。她太冷了,根本没力气和师父争辩,声音颤抖道:“师父……你慢点,我冷……”

师父也感到冷,他熟练点着一支香烟,在燕燕前面说:“没事!这就到了,院里有暖气,你进去就暖和了!”

燕燕痛苦地眯着眼,头低低垂下:“师父……我今天请个假行不行,你让我调整几天……”

“调整?调整几天啊?三天打鱼两天晒网?你可真行。”师父猛吸香烟,又长舒一口气。呛人的烟雾从鼻子冒出,引得燕燕一阵干咳。

他显而易见很生气:“你是来院里实习的,人家可没请你这尊大佛!第一天竟然昏过去半天,明明容易低血糖你怎么就不带着糖呢,出洋相……第二天索性赖床不起了,你一实习生迟到八分钟,就这么不珍惜机会?多少一流大学的学生挤破了头都想来。今天畏畏缩缩的,怕什么呢!你跟我学这么多年,还不相信我教学质量了不成?”

“还是那两个带你的研究生说什么了?”

“这两天他们都没说啥……”

燕燕第一天进文保院的时候,组长指派了两个在读研究生来带燕燕。

“这都是985大学的研究生,啊,你跟着他们两个好好学习。”说完组长就拖拉着步子走开了。

一男一女两人坐在座位上,男生头发凌乱,盯着屏幕一声也没吭。女生带着眼镜,碎发整齐别在耳后,身材高挑,很干练的样子。

“我是梁姝敏,这是我同学宋逸伦。”她干脆道。

燕燕还没把手伸出去,就听见女研究生继续说:“文保院里事情很多,竞争激烈,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,希望你把自己的事做好,展现自己的实力。”

一句话吓得燕燕把手悄悄缩回去,马上脱口而出的姝敏你好四个字也被咽回嗓子:“……好的梁姐。”

燕燕转而和男生去打招呼,男生正在玩扫雷,听到燕燕叫自己,啊地一声转过身来,咋咋呼呼的。

“你好你好,我是宋逸伦,你是张燕燕对吧?我昨天就听说了院里要来一个可爱妹子。我是做实验室考古这方面的,相关工作你问我就行。”

燕燕终于感到一丝暖意:“谢谢你宋哥。”

“嗨没什么的,对了你是哪个学校的?我是雍州交通大学,要是离得近咱一块约个饭。”

“雍州文物保护专修学院,离得不远。”

“哦我听说过这个学校!”宋哥一拍手,神情激动,“是个三本对吧!我还真没见过三本学校的学生呢!”

燕燕:“……”她被宋哥围观倍感尴尬,原来她给别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,竟然是三本学校学生的身份。

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如果只说文保修复,你一点都不比他们差!”见燕燕还是把脸埋在阴影中,师父像庙里天王一样瞪着大眼吓唬她:“你还委屈……小心你们李组长骂你!你要是还有事就和我说,要是没事你就别给我丢脸,可别让人瞧不起了!”

燕燕试着开口,嗓子却被委屈粘住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。她使劲闭着被泪水刺痛的双眼,却还是无法抑制心中渐浓的惶恐。她实在不想再进文保院,不想见到院里陌生的人,更不想碰成箱的文物残片了。惨白的灯光、糊着黄土的碎片、刷子胶水镊子……只要稍微想想这些,她就恐惧得几乎无法呼吸。

师父闷哼一声掐灭烟头,撇着嘴转身走向燕燕。燕燕脸色发灰,两只手攥得骨节发白。师父面露难色,伸出手想拍拍燕燕颤抖的肩膀,又悄悄缩回胳膊,怕自己的手弄脏燕燕的新衣服。

“哎呦你这大鼻涕!”师父故意大惊小怪,“赶紧擦擦,你不寒碜我寒碜。”说着他塞给燕燕一个脏兮兮的纸团。

“到底怎么着了小祖宗,你以前修瓷修得多好,怎么到了院里就跟见了鬼一样?”师父清清嗓子,半蹲着平视燕燕。

燕燕哇的一声终于哭了出来:“我是见了鬼了!我没骗你师父,文物所真的有鬼!我害怕,我不会修文物你带我回家吧师父我以后肯定不闹了……”

“真有鬼?嘿那怕啥!你跟师父说,师父回家给你拿把桃木剑,我给你降妖除魔。师父给你透露个秘密,除了教你修老物件,我还会教你驱魔哩!”师父呵呵笑着,手里挥舞着无形的剑,神奇十足地和燕燕身边无形的妖魔鬼怪战斗。

师父真傻。燕燕破涕为笑,展开纸团沾了沾眼泪。

今天是她在文保院实习的第三天,可她的自信现在就像库房里的瓷片一样碎得不成形。见金银瓷器组长第一面,那干瘦半秃的老男人就对师父和自己一顿冷嘲热讽。

“专科学院的学生是吧,”组长咂着嘴,“那你去做文物录入,access会用吧?”

燕燕不服,她来文保院可不是坐办公室处理文件的,而且什么时代了文保院竟然还在用access数据库:“我不会用access,我只会修复文物,瓷器金银青铜我都可以!”

男人听后咂嘴声音更大了,转身刺啦刺啦拖着步子走向库房,好像他的膝盖弯曲不了。过了半个小时,他才从库房深处搬来个比燕燕还要老的箱子,里面堆着几十年前某水泥厂施工时发现的瓷片。

“听说是孙宗厚的学生,”那时秃顶老男人抿着薄嘴唇,侧着身,用余光瞥燕燕,“你修这个,我倒要看看你能修成什么样。”

师父偷偷从兜里捞出一根烟,趁燕燕不注意抽了起来:“咳,老李这小心眼真不厚道,他看不上我脱离队伍就算了,他还敢瞧不起我闺女!”

“他就是态度有问题!我当时想,让他瞧瞧我们的厉害,”燕燕义愤填膺,“而且我不是你闺女!”说着她夺下师父嘴里的烟,一脚踩灭火星。

谁怕谁!那时的燕燕才不怕别人瞧不起。清洗、分类、编号、拼合、粘合、打磨……哪个步骤她做的不熟练不仔细?就凭她在过去三年里拼了不下两百个瓷碗瓷瓶、就凭她过去三年充不懈怠的学习,她就有信心让组长在两个小时内对她、对师父彻底改观。

“……之后……之后我拿刷子刚想洗碎片……”燕燕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就两眼一抹黑……”

“那是饿的!我说了多少次让你好好吃早饭,你就不听!”师父没好气地吹着胡子,“要么就是自己吓唬自己。”

燕燕急得直跺脚:“你听我说!我眼前一黑,就觉得自己喘不上气,就像踩泥里一样要掉下去,而且我还听见……还看见……”

她呜咽一声,任凭眼泪落在地上。燕燕每次拿起碎片,都感觉自己要溺在一片漆黑中。更匪夷所思的是,她分明听到女人痛哭:“夫人……夫人……”

她想睁开眼,却只隐约看到幽微的灯火旁几个宽袍大袖的身影,有女人,有小孩,这群人鬼不明的影子面目模糊,围着她哭得伤心。

“第一次这样我也没害怕,我心说我是张燕燕怕什么,我能修瓷器能修金银,我来文保院就是为了一展身手,每个月赚5000块,给师父挣面子。然后就换了一片准备洗,拿这片之前我还跟我自己说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可怕的……结果我还感觉身边一群人还是一群鬼围着我哭!那哭声好像哭丧的!哦对我还看见蜡烛,忽明忽灭……师父你觉不觉得特吓人,我可一点都没骗你!再然后我以为自己没睡醒,就吃了块糖,心里念唵嘛咪嘛哄、急急如律令、上帝保佑我阿门……再拿第三块瓷片……”燕燕语速飞快,仿佛她说的快一点,恐惧就不会追上她,“第一天我那么害怕还坚持清洗瓷片,所以不是我故意昏过去的。昨天早上我还是害怕,迟到八分钟不是有意的师父你原谅我吧!昨天我还是能看见这群鬼,可我身残志坚,差不多洗完了碎片,开始分类了!今天我肯定努力……”噼里啪啦一通后燕燕顿觉身心舒畅,心底潴留的恐惧倾泻干净了。

“哦……因为这个你就昏过去了?傻小孩,你怎么不早告诉我!”师父从兜里偷偷掏出一根烟,被燕燕眼疾手快打掉了,“嘶你还有劲打我,我看你是不害怕,多大的孩子了就说瞎话糊弄我。”

燕燕毫不示弱瞪着师父:“我可不糊弄你。那天最后我越想越害怕,越害怕越胡思乱想,结果就一不小心晕过去了,师父你又没有见过鬼,你凭什么说我啊!”

“为师就是失望啊……”师父帮燕燕紧了紧围脖,神情似乎确实失望了,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?你怕我不相信你?”

围脖太紧,燕燕有点喘不过气,但她再不觉得冷:“你撞见过鬼吗?我就怕你笑话我脑子出问题。”

“开玩笑!我专注文物修复与教学二十余年,别说撞见一次鬼了,□□十次都是有的!”师父又一本正经地吹牛皮了,惹得燕燕捂嘴偷笑。

“不许笑,严肃点。我看你这情况,要么是脑子真出问题了,要么……”师父沉吟半晌,在裤兜里摸来摸去——兜里一支烟都没剩,他有点不自在地踱着步,“要么你就是穿越了!”

见燕燕惊讶的表情,师父洋洋自得:“这没见识样……把你下巴收回去,我这叫紧跟潮流!问渠那得清如许……”

“…”燕燕这时已经来不及恐惧担忧胡思乱想了,现在她只能竭力在脑中搜索词语吐槽她这位已四十有七的师父。

“……退一万步说,如果真的是穿越,那现在和你说话的这个人是谁?我不应该早穿越走了吗?”燕燕咬牙切齿看着师父,突然想到也许师父就是为老不尊的典型案例。

师父一拍巴掌:“那说不定你是系统快穿,要积分的!你懂什么叫系统……”

“拜托你能正经一点吗……”

师父又一脸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,你最有可能是重生。”

“不可能,”燕燕断言,“人家重生是又活一遍,我是感觉自己要死了。而且重生一般都能感受到前世的记忆,我除了看见一群人哭,也没看见别的。”

师父这回彻底哑口无言了,燕燕心里真得意,她默默感激自己看小说和动漫的课余爱好。呸呸呸,她转念一想又感到哭笑不得,到底为什么自己这么严肃地和师父讨论不可能发生的事?

见师父还是那副装傻模样,燕燕笑了:“行了别装了,我没事了。我可能只是压力太大。”

“我还以为是你胆子小呢。”师父压低声音以为燕燕听不见。燕燕轻轻踩他一脚,回敬师父一个白眼。

“不过我要今天还看见鬼……或者说我要今天还穿越了,我该怎么办啊?”师父送燕燕走到文物所大门口,燕燕还是吐露出了心底最后一点忧虑。

师父停住步子,俯身掸掉燕燕身上沾的枯叶,故作神秘道:“知道吗,我还羡慕你呢。”

“呵呵那你羡慕吧……你不觉得瘆得慌?”燕燕递给师父一块开始变软的牛奶糖,“别胡思乱想了,肯定是抽烟那么多脑子都熏坏了,今天你只许吃糖!”

师父三下两下撕开糖纸,幸福地嚼着奶糖,说话声音也变得含糊:“我要是你啊,我就仔细看看我穿越的那地方,万一能看见我要修的碗儿啊罐儿啊,那我可省事了。”

又来了又不正经了,燕燕对着渐渐走远的师父头疼道:“不是你教我必须好好练基本功,不要妄想走捷径吗?”

“我不还教你动脑子思考,用心感受吗,”师父转过身来嬉皮笑脸道,“不动脑不用心的,那就是个工匠机器,不值一提!”

“组长说了,我们就是手艺人……”

“不止!”师父气的跳脚,“告诉李常平,我暂时瞧不起他一天,他说的什么屁话,我们怎么可能‘就是手艺人’!”

肯定不会传达给组长的,燕燕腹诽道。“那咱是啥?”她扬声问道。

“你听好了,”师父自信地站直身子,“我们是——”

“——时光修复师”

知音小说网 | 都市小说 | 豪门总裁 | 言情小说 | 恐怖灵异 | 仙侠玄幻 | 玄幻灵异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373797077@qq.com

浙ICP备14000411号-1